钱荒 欠薪 离职潮 造车新势力的十字路口

钱荒 欠薪 离职潮 造车新势力的十字路口-历史秘闻
编辑:死刑                  2020年04月04日 16:09:24

钱荒 欠薪 离职潮 造车新势力的十字路口

2020年最先曝出资金危机的便是博郡汽车,3月上旬,一份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下发的《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在网上盛传,因公司股东方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导致运营资金延迟到位,故全体员工当月工资延期发放。

2020年注定是造车新势力的大考之年。热潮退去之后,裸泳者相继出现。

众所周知,对于一家造车新势力企业来说,量产交付是评价其造车能力的关键,除去造车新势力头部梯队外,大部分的新造车企业的量产交付始终遥遥无期。

3月31日,记者来到九江市经济开发区的绿驰汽车生产基地所在地,由于下雨天,工地上没有作业的工人,但在上述基地用作正门的位置停放有两台挖掘机与一台压土机,旁边还零散地放置了一些木材。

3月18日,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蔚来汽车(NYSE:NIO)公布上市后的第二份财报。数据显示,蔚来汽车2019年营收78.25亿元,较2018年的49.51亿元增长58%;净亏损114.13亿元,较2018年的净亏损233.28亿元减少51.1%。

高管离职潮实际上,除去面临的资金困境外,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造车新势力企业高管离职。3月31日,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在其朋友圈发文称,因个人原因已离开零跑汽车。

针对博郡汽车的现状对公司整车项目产生的影响,“这个不方便回答,请以公司的官方回答为主。”4月1日,一位博郡汽车高管向记者说道。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亦向记者表达类似观点,称传统车企转型新能源是趋势,对有多重经验的人才认可度高。

实际上,早在今年1月份,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斗星通”)的一则公告便已将博郡的资金问题显现出来。

放眼望去,除去部分隆起的小土堆,大部分的土地已经平整完毕,部分土地铺上了绿网。据一位给绿驰汽车做配套工程的工人介绍,上述生产基地一直在做的就是土地平整工作。“去年干活的工人多,今年来干活的人很少了,几乎没人了。”

除此之外,对于公司的现金流,蔚来汽车方面也发出预警称,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金和流动资金。

对绿驰汽车来说,其2018年6月与江西省九江市政府签约,投资55亿元人民币在九江建设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也被外界指出进展缓慢。

在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看来,在当前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企业应该要学会如何过冬,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现金流,保持资金链的稳定至关重要。

奇点汽车便是其中一例。资料显示,2017年4月,奇点汽车发布首款中大型纯电动SUV iS6,并宣布当年底小批量生产。

然而在2018年1月,奇点汽车创始人沈海寅宣布,奇点iS6将于当年底量产上市。2018年10月,沈海寅再次宣布,奇点iS6推迟上市,预计在2019年春节前后。截至目前,奇点汽车仍未有量产车型上市。

“钱荒”危局提及造车,就不得不提造车的巨额资本投入,就造车的资金现状而言,各大造车新势力企业的日子并不太好过。

到了3月下旬,前途汽车便曝出拖欠员工数月工资,3月23日,记者曾来到苏州市虎丘区松花江路368号的前途汽车所在地,只见公司大门外有数十位前来讨薪、要债的前途汽车员工、供应商以及装修工人。

绿驰汽车品牌总监梁世奇则向记者表示:“公司进行了股权变更,现在资金还没有到位,到位的具体时间还不太清楚。”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的B轮融资正在与相关方进行推动工作,后续有明确消息后会进行公布。

淘汰赛打响“S01 460长续航版也将在4月15日正式上市,零跑T03车型也会随后上市。”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说道。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宣布加入奇瑞星途,接管品牌营销工作;合众汽车营销副总裁邓凌离职加盟上汽大通;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也于今年2月离职;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已于日前离职……

10余天过去了,4月1日,一位前途汽车的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被前途汽车拖欠的货款仍旧没有解决措施,同样也没有给说法。

在汽车分析师任万付看来,2020年对造车新势力来讲比较艰难,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较大损失,市场需求低迷,融资困难等,都在触动着造车新势力的神经。“首先要做的就是降低生产经营成本,其次要尽可能的多卖车,需要有足够的经营下去的现金流。”

作为国内首家“卖身”国资、失去话语权的新造车企业,绿驰汽车的此番股权变更或与其资金危机有关,因为自去年5月开始,绿驰汽车便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

针对新造车企业高管加盟至传统车企的现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造车新势力高管回流传统车企,表明很多造车新势力发展遇困,前景存疑。与此同时,传统车企开始发力新能源,高管们在造车新势力积累的经验正好派上用场。

对于绿驰汽车而言,早在2019年4月,便已经经历过高层的变动。彼时绿驰汽车原CEO王向银因身体原因已向董事会递交辞呈,绿驰汽车原常务副总裁任亚辉接棒王向银任绿驰汽车CEO。

对于奇点iS6何时可上市,4月1日,本报记者致函奇点汽车方面,相关负责人称需给领导看,尽快给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始终未有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促进汽车消费的三个举措,其中之一便是将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延长2年。

如何解决造车的后续资金,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C轮融资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韩国明信集团旗下Myoung Shin 公司、日本丸红株式会社等。“预计C轮融资将于近期完成,C+轮和D轮融资也将随后启动。”

钱荒 欠薪 离职潮 造车新势力的十字路口

“对于很多造车新势力来说,已经面临至暗时刻,想要渡过难关的难度比较大。原因在于电动车或者新能源车,未来是一个规模化的产品,对体系竞争力是一个长期的、持续的考验,这并非是一个小而美的企业能够达到的。”崔东树说道。

“赵刚先生因为个人原因不再担任零跑汽车相关职务。基于公司的整体战略和今年行业形势的变化,我们将在第二季度T03上市之前完成营销体系的调整布局。此次人员变化对于零跑的战略方向及营销体系发展不会造成影响。”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说道。

日前,造车新势力绿驰汽车完成股权变更,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入主,注资20亿元,获得60%股权,成为绿驰汽车实际控制方。

原标题:钱荒 欠薪 离职潮 造车新势力的十字路口

任万付认为,一方面,可以缓解补贴退出后车企面对成本上升的压力,另一方面,可以巩固前几年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成果。无论对造车新势力和正在进入新能源领域的传统车企来讲,这都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对于奇点iS6何时可上市,4月1日,本报记者致电致函奇点汽车方面,相关负责人称领导没有时间回复,暂不接受采访。

实际上,绿驰汽车的现状只是新造车企业的一个缩影,大部分的造车新势力企业或多或少都在面临着资金难题。在此之前,博郡汽车、前途汽车等新造车企业也被曝出陷入“欠薪”的泥潭之中。

根据公告内容显示,北斗星通对博郡汽车的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整车项目目前均处于停工状态,所欠北斗星通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开始逾期,屡次未按照约定回款,从博郡汽车的经营状况判断,回款可能性很小,北斗星通已对其所欠应收账款计提了减值准备。

封门村灵异事件|灭绝动物|世界第一高楼|太平公主怎么死的|越南乳瓜|红衣男孩|阴阳眼|光绪珍妃|埃及金字塔之谜|红衣男孩